1. 首页
  2. 篮球资讯
  3. 凯尔特人

[专访|费尔蒂塔]裁员是为大家更久生存 不指望政府给援助

专访|费尔蒂塔:裁员是为大家更久生存 不指望政府给援助

休斯顿本地亿万富翁蒂尔曼-费尔蒂塔手中的主要产业有兰德里(Landry’s)餐饮集团,金块连锁赌场和休斯顿火箭队。但是他的餐饮王国很可能熬不到新冠疫情结束。费尔蒂塔近期宣布关闭全球550家分店中的200间,并将剩余分店的业务转为外卖和打包。3月24日,据彭博社报道,费尔蒂塔临时裁掉了集团内70%的员工(约4万人),大部分暂时离职的员工都能领到两周工资作为遣散费。除此之外,兼职员工的出勤时间也被大大削减,其中一部分甚至彻底陷入了没有工作可干的境地。(费尔蒂塔旗下集团约有三分之二的员工为兼职小时工,剩余员工为长期雇员。)

虽然剩余餐厅仍在进行外卖和打包服务,但据费尔蒂塔称,这些餐厅目前只能为他带来以往5%左右的收入,集团的日营收从过去的1000-1200万美元暴跌至现在的不到100万美元。当地时间本周二,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(Moody’s Investors Service)下调了费尔蒂塔旗下集团的信用评级,并警告如营收继续下滑就将进一步下调其评级。费尔蒂塔在3月24日接受《德克萨斯月刊》采访时表示,如果他的餐厅和赌场不能在未来几个月内重新开业,他的集团可能会在年底前破产,而且他认为美国的经济也正在面对同样问题。

德克萨斯月刊(下文简称TM):以目前的状况,你的公司还能支撑多久?

费尔蒂塔(下文简称费):到今年年底,我认为没人能在现在的情况下熬过年底,不是吗?

TM:能透露下你正在用什么对策熬过这段时期?

费:我们减少了小时工的工作时间。给数千名管理层人员放假,并给他们两周的工资。我们正在采取一些必须的行动。员工给的反馈非常令我振奋,他们很多人都陪着我挺过了1987年、2001年和2008年的艰难时刻,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难关。大家都知道我们正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,目前为止我没听到内部传出任何对我不满的声音。

TM:我听说很多目前仍在职的管理层只领半薪,是真的吗?

费:是的,这是没办法的事,如果不那么做,我只能解雇或暂时裁掉他们。

TM:餐厅改成外卖后,效果如何?

费:效果很差,这些以前日营收5万美元的店现在一天只能收入2000美元,生意不能这么干。这些店现在每天只有五个人在上班,这也有违原先的设定。简直就是一场灾难,我不喜欢黑漆漆的餐厅,黑暗的地方总令人不舒服,而且坏事都发生在黑暗处。但我想让一部分员工可以继续工作,外卖这些业务可以让他们得到一部分的工资。

TM:对于雇员的情况你了解吗?大概有多少员工被解雇了?

费:大约四万人,你必须明白,我的集团是一家大公司。万豪和米高梅也已经解雇了数万名员工。我可以不解雇他们,让他们所有人都继续工作,但这样做我的集团会在45-50天内倒闭。我的员工们希望我能拯救公司,我可以老实告诉你,这个办公室里现在坐着干活的人都是不领薪水的,他们也和我一样想拯救公司。人们是会更想要一份四个月的工作还是一份四周的工作呢?答案很简单。

TM:你的集团现在正在面临一场生存危机是吗?

费:不仅是为我们自己,更是为了这个国家!如果我们这些企业能活下去,国家就能继续生存下去!我可以告诉你,我会在国家复苏之前挺过去。我会比这个国家存在得更久!我会像1987年战胜金融危机一样挺过去!国家可能会比我的集团先垮,如果国家和政府在10月11月依然停转,街头就会发生混乱,一切都会陷入无政府状态,你同意吗?

TM:继续说,我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费:如果六个月后人们依然没有恢复工作,届时所有的东西都会关门。你觉得我们作为社会的一份子会怎么样?这个社会又会怎么样?

专访|费尔蒂塔:裁员是为大家更久生存 不指望政府给援助

TM:到时候会和大萧条时一样,人们可能又要排队去领面包了。

费:我其实已经在体验大萧条了!我一家已经歇业的餐厅目前正在为2000名休斯顿的员工提供食物,全部是免费的!我不是说他们正在排队领面包、领救助,我认为这是应该为他们做的。在这个时期想要出门讨生活很难,所以我想至少能让他们不要挨饿。

TM:我看到很多人说,你身价40亿美元,有豪宅、游艇和飞机,你怎么可能负担不起员工的工资。你怎么看?

费:说这种话有点侮辱我。如果可能的话,你认为我会不变卖自己的这些财产吗?

TM:我不知道,这就是我向你提问的原因。

费:首先,我有二十亿美元投在火箭了,这部分我没法动。你也没法把篮球队抵押出去换回多少钱。然后,你认为现在还有人想买飞机或游艇吗?显然没有!你认为现在还有人想收购我的房产吗?没有!所有人都在受疫情波及,大家都不好过。

TM:是我考虑不周了,你是对的。

费:如果你能为我的游艇、豪宅和飞机找到买家,我明天就立马去卖掉它们。我有20亿美元的资产在火箭,兰德里餐饮集团和金块连锁赌场里有差不多15-20亿美元。然后我在股票和房地产等其他产业里还有10亿左右的资产,但是你现在没法把它们都卖掉。为什么万豪这些大集团都在裁员呢?因为我们都在用现金支付之前的损失。政府突然对我们说“你们今天都要关门”,然后我所拥有的一切(酒店、赌场)都被关闭了,在七天的时间里,从东海岸到西海岸,所有的东西都突然停了。事先没有警告,我压根没有机会去采取行动提前准备。

你认为是让员工们休假几周比较好,还是让我们在两个月内破产比较好?我现在做得每个决策都是基于商业的最好决定。你必须救下这艘正在下沉的轮船,这样才能拯救所有人。我知道每个人现在都很痛苦,但最痛苦的一定是我!只要我有口饭吃,我就不会让那些在休斯顿的员工们挨饿!

TM:在2017年,我们曾写了一篇文章记录你收购火箭的故事。我们知道你借了不少钱,还发了不少公司债券以收购火箭。那次商业决策是否会让你更难度过这次疫情危机?

费:不会,我给你算一笔简单的帐,我公司每年的EBITDA(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,即未计利息、税项、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。)差不多是7.5亿美元,目前我已经缩减了约2亿美元的支出,而且我不需要偿还任何债务。所以我这还有不少空间可以操作。

专访|费尔蒂塔:裁员是为大家更久生存 不指望政府给援助

TM:所以你认为自己集团的生存空间相比别人会更大?

费:没错,合理的资产分配和高利润营收是我能经营那么久的根本原因。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次危机中坚持多久。如果我继续保持每年15亿美元的工资支出,那很快就会破产,撑不了几个月。即便在大萧条期间,我也只解雇了很小一部分人,因为那时我的营收只下降了10-15%,所以只要用自然人员淘汰就能解决问题。但这次的局面完全不同,我最近光遣散费就发了将近一亿美元。我的集团很庞大,如果不能保持每天1000-1200万美元的收入,那我的现金流很快就会枯竭。我最大的支出一直都是人员薪酬。

TM:我听说你一直在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-库里洛、德州州长格雷格-阿博特以及其他一些领导人保持对话。你们都谈了些什么?

费:我一直在告诉他们必须尽快把病毒搞定。健康当然比任何事情都重要,但也必须找到一种折中的办法,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让我们的国家恢复运转。如果停业期能在三个月内结束,那我的集团就百分百能完全恢复。可是我认为其他很多公司没法像我这样撑那么久。我们和其他聪明的企业一样做了一些正确的决定,例如暂时裁员,这样才能真正拯救这家公司,不然的话,即使疫情过去,所有人也都会一起失业。你知道我听到特朗普那天说4月12日全员都能复工时有多激动吗?!我们正在悬崖边上,半只脚已经踩出去了!

TM:如果过早复工时,很多人还在生病,那该怎么办?

费:我不是专家,我只是给建议,轮不到我做何时复工这种决定。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忙,很多决定要去做。我只是在等他们通知何时才能重新开业。

TM:你如何看待国会目前正在进行的企业纾困计划?

费:我压根看不懂,相信其他人也不明白他们在干嘛,他们的主意20分钟会变一次。我告诉他们在事情确定下来前不要再来告诉我了。

TM:你希望政府能给什么帮助?

费:我不知道,我真的没指望政府能帮我。我的集团当然不是美国最大的之一,但也不是最小的那些。当一切结束后,你可以再来找我写篇文章,描述一下我是如何在没得到政府任何帮助的情况下活下来的。

原文:MichaelHardy

编译:最佳第十五人

人物专访

原创文章,作者:77体育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77tiyu.com/lanqiuzixun/kaierteren/43707.s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箱:7765878@qq.com

工作时间:全年无休